弱智到不敢打tag但是不写又很难受所以放出来烦小玉(毫无逻辑)

-

岳灵休戒烟了。

他大病初愈,但鸩罂粟却落下了精神上的病根,偶尔有点风吹草动,就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脑外并不是鸩罂粟的专长,所以“如临大敌”一般是要拖岳灵休走两步看一看,一旦发晕或头疼,那肯定还是要送医院的。

但岳灵休不以为然,活得依旧自在,抽烟喝酒样样都有,除了不肯看医生,没什么毛病。

故事要从这里讲起,大上个礼拜流感肆虐,岳灵休也不慎中招,几十年来从未造次的呼吸道从上疼到下,让每一口小院里新鲜的、湿漉漉的、带着泥土芬芳的空气都变做飞旋的利刃。

“我是不是得了肺癌。”岳灵休夹着体温计陷在被窝里,双眼充满了对生的...

2018-12-03

一些杂乱的想法。

-身处关系中,又或者处理一些关系的时候,我常常是一个过于理想化的人,以至于在脑现pa的时候,并不愿意看到空和spa决裂,一辈子不说一句话,又或者鸩罂粟得到又失去,虽然不寒暄,但每年每个轮转到脑外病房的护士都眼熟天天来看望病人的他。

结局应该是美好的,因为生活总会越过越好,爱总是指向团圆。

-关于空和spa,我写的有一点没讲清楚,借这个机会把自己的脑洞讲完,不然憋得我写不进数学。

他爸见证了小空的前半生,小空没能完整地陪完他爸的后半程,就起身离席了。

比起老大和老三,小空可能最让人头疼,因为他有可能是一个很古怪的学生,如果没有能力让他彻底服气,他就不可能乖乖坐下当一棵...

2018-11-29

《琉年》杏默合志终宣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杏默🔒了!祝大麦!


布袋戏镇委会:

「这琉璃树的一年,兜兜转转还是你与我同在。」


首先主催组鞠躬感谢各位写手、画手老师的支持,才能让这本杏默合志得以出生


自7.11主催开启招募到今日发出终宣,历时127(到11.15)天,《琉年》终于与大家见面。


非常感谢各位的支持!!!!!主催组在这里90度鞠躬感谢!!!



——杏默合志《琉年》终宣——


刊名:琉年


原作:金光布袋戏


CP:杏花君X默苍离


开本:A5简体横排


字数:9.5w↑


页数:180p...

2018-11-15

Follow me

不能让玉玉挨饿.jpg

-

鸩罂粟不上相的原因很简单,他面对镜头时不大能笑得出来,只会肌肉紧绷,照片比起本人来说实在不算好看。

在柯达横行霸市的年月,随便扯开一卷家里的胶带,想找到一张没晃成虚影的鸩罂粟正脸宛如大海捞针,充满了抽象的可能性。那些飞快闪避的镜头,夹在岩石样本和崇山峻岭小土包里,填满了岳灵休整个的柯达时代。

新世纪头十年里,数码相机的运动模式和手机款式一样飞快更新,鸩罂粟的敌人日渐强壮,拍背影另当别论,但拍正面时任他怎么躲,三十连拍下也至少有一张能用,他挡不着树,叶子还来托他的下颌,岳灵休拿拇指抹一抹屏幕,啧啧有声,像个没废话就把正道团灭的反派,得意洋洋,乃至忘形。

拍照...

2018-11-12

一份问卷。

Tah dah——给玉玉。很片面,玉玉看个乐呵就好内。

-

Who would be the big spoon?(谁抱着谁睡?)

一起睡的机会并不常有,不过千雪年轻时会靠在竞日胸口浅眠,竞日十分能忍,导致千雪并不能通过单纯一望准确判断肺脉受损的情况,这时只要贴过去听一听,配合脉象,就能更精准地把握病情,渐渐地也就成了习惯,心音平稳,脉象平和,得到安抚的不只是病人本身,更是医者自己。

Who would wake up first?(谁先醒过来?)

竞日,他在早上还有别的事要做,但在战兵卫的帮助下,千雪很少发现。事情结束之后竞日会准时回到院里,千雪再醒来难免会因为起晚了而被揪住小辫子...

2018-10-31

一灯如月。

编完睡觉,没有逻辑。

-

月牙诚来帮忙搬家时,不慎碰倒了镜框,木头盖板松动,里面的相片飘在地上,青年人弯腰去捡。

他不认识照片上的男人,只觉得眉眼与他的上司十分相像。

这时门外有人在催,月牙诚赶忙把照片匆匆放在箱子最上,抱在怀里出去了。

史仗义坐在新家的草坪上,举着被藏起已久的照片,日光破云,史艳文的脸被镀上一层柔和的色彩,宛如昨日重现。

大学之前,史仗义想写一本书,叫做史艳文的生态,其中应当详细记录了自他五岁到十五岁之间他父亲的各种不合常理的事情,全书旨在解决一个问题——史艳文到底想要什么。

之所以从五岁开始,并不是因为那年银燕刚刚出生,也不是因为时局动荡,最恶劣的十年刚刚开始...

2018-10-28

信女愿一月不食冰激凌和KFC换姜大漂亮高抬贵手放我别诗双双退隐,和豪药四人成团塞北江南扬州看雪楼兰望月,谢谢谢谢,大恩大德,必不敢忘。

2018-10-17

寻常福地。

预警:豪药单性转,胡编乱造有。
给小玉,就算补一个整数纪念日的庆祝式随笔。

-

鸩罂粟往脖子上点遮瑕的时候,仍然觉得那些斑斑点点有些刺痛。但又不能不涂,从耳根到颈侧,红印全扎根在衣领遮不住的地方。

结婚这么多年,很少有这种情况出现。

她从地上捡起那件衬衫,领口那半个唇印仍算得上娇艳,鸩罂粟淡淡地瞥上一眼,拧开了水龙头。

不过是个口红印,想来那位不请自来的青梅竹马除去这种幼稚手段,便没什么能在岳灵休身心上刻下到此一游的机会。

这莫名涌上的正宫心态倒让她觉得有些好笑,明明恋爱结婚加起来也有十多年,但如今日这般坦荡荡的安心还是全新体验。

鸩罂粟把洗好的衬衫挂上晾衣架, 又摘下岳...

2018-10-15

绝命司是个大西瓜。

豪药平安了,是我意难平。
还以为季电终于要写一个路见不平一声吼,皇帝我也给你拉下马的暴力酷哥……结果还是造化弄人,鸩罂粟掉眼泪的时候我真实心碎……这也太苦了……也太苦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安倍也是……鬼途之后补完了魆妖记的安倍,天呢什么乖乖小可爱,带着阿诚写安心的安吞下去的时候……他不也才十六七吗。
绝命司王八蛋!大灯笼!!呜呜呜
写过短的,也脑过长的,但一点也舍不得写他们两个分开,哪怕回头想来别离十七年也不过弹指一瞬,我……唉,真的意难平。
前一阵子听朋友给别人安利杀破狼,又听到那句“未知苦处,不信神佛”,就又恍惚一阵……
感觉今天喝水都会像华华恰冰粉,越喝越多。

2018-10-14

灿灿若星。

以孝庄秘史的方式打开苗疆老一辈。

因为小玉看得开心,所以我也开心!

-

“姑娘,这不是野地牧场,”颢穹立时往那匹桃红马的方向奔去,“这是我大哥的草场,再不出去,他生起气来可没人救得了你!”

“我不过来找一找我的多吉,你嚷嚷什么!”桃红马上的姑娘一甩头,高挽起来的无数细辫在肩上一扫,像舞娘的裙摆一般张扬地荡开,她头顶上还垂着到肩长的轻纱,被春日的风撩起来,鼓槌一样重重击在颢穹心头。

那姑娘隔着乱飞的头纱狠狠瞪了追在身后的颢穹一眼,便立刻扬鞭催马,将有些呆愣的颢穹落下一丈来远。

“姑娘要找什么,我可以为你代劳,只是此地主人就快到了,最好还是回避......”颢穹孤鸣没料到这姑娘的马术如...

2018-10-03

(皇稣)祈愿

(๑◝ᴗ◜๑)呼呼呼还是我我又来了,连麦创作真是好快乐,虽然我只会吱儿哇乱叫并在石墨文档里捣乱“神垂怜!神不朽!北冥皇渊我还你了莫”,不过,我也有愿望要许,这是支持实践的非理性因素:我也希望你一切顺利,每一天都如同我今日这样快乐。

枕经眠:

@土味红糖。 女朋友(阳历)生日快乐!再一次祝你天天开心!


今早的突发脑洞,下午连麦时快乐写成的架空小故事。灵感来源于看不见的城市里一段,大概说一些人梦中见到一个女人,但没有人追的上她。所以就在她消失的地方建造了一座迷宫城市。


祈愿


神庙里是没有灯的,只靠盏盏长明的香烛点亮。人类的祝祷太多了,而那些经年累月燃烧着的线...

2018-10-03
1 / 8

© -ひろま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