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女愿一月不食冰激凌和KFC换姜大漂亮高抬贵手放我别诗双双退隐,和豪药四人成团塞北江南扬州看雪楼兰望月,谢谢谢谢,大恩大德,必不敢忘。

2018-10-17

寻常福地。

预警:豪药单性转,胡编乱造有。
给小玉,就算补一个整数纪念日的庆祝式随笔。

-

鸩罂粟往脖子上点遮瑕的时候,仍然觉得那些斑斑点点有些刺痛。但又不能不涂,从耳根到颈侧,红印全扎根在衣领遮不住的地方。

结婚这么多年,很少有这种情况出现。

她从地上捡起那件衬衫,领口那半个唇印仍算得上娇艳,鸩罂粟淡淡地瞥上一眼,拧开了水龙头。

不过是个口红印,想来那位不请自来的青梅竹马除去这种幼稚手段,便没什么能在岳灵休身心上刻下到此一游的机会。

这莫名涌上的正宫心态倒让她觉得有些好笑,明明恋爱结婚加起来也有十多年,但如今日这般坦荡荡的安心还是全新体验。

鸩罂粟把洗好的衬衫挂上晾衣架, 又摘下岳...

2018-10-15

绝命司是个大西瓜。

豪药平安了,是我意难平。
还以为季电终于要写一个路见不平一声吼,皇帝我也给你拉下马的暴力酷哥……结果还是造化弄人,鸩罂粟掉眼泪的时候我真实心碎……这也太苦了……也太苦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安倍也是……鬼途之后补完了魆妖记的安倍,天呢什么乖乖小可爱,带着阿诚写安心的安吞下去的时候……他不也才十六七吗。
绝命司王八蛋!大灯笼!!呜呜呜
写过短的,也脑过长的,但一点也舍不得写他们两个分开,哪怕回头想来别离十七年也不过弹指一瞬,我……唉,真的意难平。
前一阵子听朋友给别人安利杀破狼,又听到那句“未知苦处,不信神佛”,就又恍惚一阵……
感觉今天喝水都会像华华恰冰粉,越喝越多。

2018-10-14

灿灿若星。

以孝庄秘史的方式打开苗疆老一辈。

因为小玉看得开心,所以我也开心!

-

“姑娘,这不是野地牧场,”颢穹立时往那匹桃红马的方向奔去,“这是我大哥的草场,再不出去,他生起气来可没人救得了你!”

“我不过来找一找我的多吉,你嚷嚷什么!”桃红马上的姑娘一甩头,高挽起来的无数细辫在肩上一扫,像舞娘的裙摆一般张扬地荡开,她头顶上还垂着到肩长的轻纱,被春日的风撩起来,鼓槌一样重重击在颢穹心头。

那姑娘隔着乱飞的头纱狠狠瞪了追在身后的颢穹一眼,便立刻扬鞭催马,将有些呆愣的颢穹落下一丈来远。

“姑娘要找什么,我可以为你代劳,只是此地主人就快到了,最好还是回避......”颢穹孤鸣没料到这姑娘的马术如...

2018-10-03

(皇稣)祈愿

(๑◝ᴗ◜๑)呼呼呼还是我我又来了,连麦创作真是好快乐,虽然我只会吱儿哇乱叫并在石墨文档里捣乱“神垂怜!神不朽!北冥皇渊我还你了莫”,不过,我也有愿望要许,这是支持实践的非理性因素:我也希望你一切顺利,每一天都如同我今日这样快乐。

枕经眠:

@土味红糖。 女朋友(阳历)生日快乐!再一次祝你天天开心!


今早的突发脑洞,下午连麦时快乐写成的架空小故事。灵感来源于看不见的城市里一段,大概说一些人梦中见到一个女人,但没有人追的上她。所以就在她消失的地方建造了一座迷宫城市。


祈愿


神庙里是没有灯的,只靠盏盏长明的香烛点亮。人类的祝祷太多了,而那些经年累月燃烧着的线...

2018-10-03

(皇稣) 蓝血

……是我,我又来了,女朋友重发了一遍我就再转一遍,讲一讲我对小玉学的最新见解(神经)
小玉的浪漫主义情怀和奇思妙想就像涳溟沄渊的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为了防止泛滥还要拿学习堵一堵。
从科尔多瓦到星星总有办法,童话一样梦幻又快乐的结局好像就成了约定,虽然现实还有许多不如意,但也是宝贵经历的一部分,总会慢慢沉淀,留出清透的乐趣奔流不息。
虽然小玉常说随便写写,但是对写作这个业余爱好,她一定比我用心很多,向你学习,向你致敬,最后,谢谢小玉。

枕经眠:

祝女友朝乡(阴历)生日快乐!希望你永远健康幸福~


故事还是图片发吧


2018-09-30

(皇稣)蓝血

我要在他们最后踏过的土地上刻满爱的史诗。呜呜呜喵喵喵汪汪汪小玉早期文学创作的又一个巅峰竟然是我的生日礼物我是积德了哦呜呜呜呜呜呜

枕经眠:

女朋友生日快乐!没有想到可以赶上你的阴历生日!


故事有点放飞,发图吧

2018-09-30

大螺金仙。

不是什么正经文,还有没写到的,后续有缘补上。
写作目的:烦小玉。

-

鸩罂粟是个好大夫,面冷心热,深居简出,住在神农山上,每月十五会到山下买药开诊,帮衬着那些实在拿不起费用的贫苦乡亲。

他住的小院叫神农有巢,房间不多,花圃水池倒是一应俱全,屋檐底下挂着一串串不尽相同黑不溜秋的东西,被山风吹皱了眉头,吹干了水分。

这一日,鸩罂粟打山下匆匆而上,只因有乡亲说,山上突然轰隆隆响了一阵,像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嘞!

来到山脚,他发现自己踩出的巡山小道被硬生生轧成了两人并行的宽路,还道这是官府大军找上门,要拿他的药生事问罪,虽无愧于心,但花圃里的药材今日开花,等了三年,不可功亏一篑,鸩大夫心念转...

2018-09-29

弦月。

释放压力,快乐慕容家。解释权不归我,写作业去了。

-

细细的嫩芽蜷在枝头,本是让人觉出欣喜的景致,只可惜这红桃绿树生在大房院里,便免不了受一番摧折。

当院站着一老一少,老爷子从脸上看不出岁数,只显得精神矍铄,他一手背后,只单掌相迎。

少年人手持一柄再普通不过的铁剑,却带起锐利的风,意向心发,剑随心动。一块凡铁在他手中散做万千雨幕,铺天盖地地往老爷子头上压来,这一式像是“夜雨拈花不沾身”,却只取其轻灵飘逸之步法,又像是“江雨山水照晴岚”,但仅仅借出“照”这掩在宏大剑幕下的一瞬杀机,一番杂糅,竟是别出心裁地抓大放小,融成了前所未见的狠厉一招。

老爷子向光站着,身后已有树枝被迸发的剑气利落...

2018-09-27

你打架吗?

别粉的自我放飞爱咋咋地。

-

又是一年春来到,桃红换绿叶,别宗主给友人发了请帖,打算给自己的小儿子办满月酒。

不比他大哥生在小寒,别小楼夏天到访,初春降生,按时节来说一点不折磨人,别宗主送走上京求学的大儿子,无处着落的老父亲情怀就系在了肚皮里的别小楼身上。

宗主常常隔着肚皮教育他要乖乖的,但别小楼执拗的性子那时便见了苗头,宗主讲一句乖,就免不了挨一顿踹。

别宗主的派门算不上大,如今只剩蜀中这一座山头,帮衬着方圆百里的乡里乡亲,但往上追三代,那也是江湖上赫赫威名的刀宗之首。

只是太平年月翻不起什么惊涛骇浪,蜀中又是片养人的好地方,再有锐气,也教这青山绿水磨平了,偶有被小偷小骗害了的乡...

2018-09-26

秘密访问。

使用术法并不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就如同父母送孩子去学习术法也不是一个轻易就能做下的决定。

术法的练习枯燥而无趣,为提升灵力又有许多旁门左道,只中间一条正道窄而坎坷,将门人吓得纷纷挑些看似平坦的歪路走,只是还未走上几步,便成了深渊中恶鬼的一员,成了自我恐惧的牺牲品。

天宫伊织不是这种人。

修习幻魔决到第五层时,她放弃了更快的以稚童心血洗目的法子,自封双眼半年,换取瞳术大成。

冬雪盖住山石的第二天,伊织的眼睛被点了朱砂纹路的麻布层层环绕,她陷入黑暗之中。

这样的日子需要一段时间适应,但伊织也很快找到了乐趣。

封闭五感之一,其他就变得敏锐。

山石的棱角,雪与冰融合挤压的声响,还有冬日里...

2018-09-08

春归处。

豪药退隐撒花!

依旧给小玉,就,算个小惊喜嘛。

-

“看见他了吗?”

被问的人摇摇头,问话的人皱紧眉。

这一声里满是急切,甚至还有些破音,但很快就被淹没在药市喧闹的人来人往中。

逛药市本该缓步慢行,多看多比,这是不成文的规矩,要是非得急匆匆在道路中间挤过去,难保不会落下几句埋怨。

乐记的摊今年还支在路口偏北的地方,人来人往都瞧得清楚,算是药市里的好地点。掌柜的刚办过一笔益母草的生意,转回身便和一个人撞了个正着。

两人这么一撞,下盘不稳的乐掌柜倒了霉,结结实实地摔了个屁股墩,晕头转向的同时还不忘一手扯住罪魁祸首。

入手那块布料是滚了鹅黄边的衣袖,柔软干净,虽然缀着银丝纹绣,但一...

2018-08-30
1 / 8

© 土味红糖。 | Powered by LOFTER